首頁
新聞資訊
要聞 維權
時評 專題
在線訪談
預告 直播
話題 瞬間
職工講堂
聲音 視點
預告 回顧
輿情播報
熱點 觀察
回音 研究
視頻精選
訪談 活動
展播 微視
南方工報
客戶端
數字報
廣州 深圳 珠海 汕頭 佛山 韶關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東莞 中山 江門 陽江 湛江 茂名 肇慶 清遠 潮州 揭陽 云浮順德
當前位置:首頁 > 要聞

【南粵工歌】勇士吃螃蟹:全國首家“三來一補”企業的前世今生

2019-11-22 09:21 | 作者:王艷 王建巍 | 來源:南方工報
東莞虎門鎮解放路7號,這是太平手袋廠曾經的廠址。祖籍上海的港商張子彌,作為第一批敢“吃螃蟹”的港商,于1978年到東莞虎門創立了太平手袋廠。

  蘇秀儀保存的太平手袋廠工作照片 受訪者供圖

  正在建設中的太平手袋廠陳列館 王艷/攝

  東莞虎門鎮解放路7號,這個普通的門牌號是太平手袋廠曾經的廠址。祖籍上海的港商張子彌,作為第一批敢“吃螃蟹”的港商,于1978年到東莞虎門創立了太平手袋廠。有研究者認為,這是中國第一家“三來一補”(來料加工、來料裝配、來樣加工和補償貿易)企業。這家工廠已經在1996年倒閉,如今舊址也已建起商品房。

  1978年的中國,“文革”余霾尚未散去,后來寫進歷史教科書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還沒有召開。當年7月成立的太平手袋廠,搶在改革開放大時代來臨前夕誕生,生來注定不凡。它在經營生產中種種敢為人先、改革創新的做法,留下深深的時代印記。有幸參與其中的人們,如今都在回憶它、講述它,試圖留住這段并不平凡的時光。

  1970年代

  為解決知青就業 “太平人”奮力一搏

  太平手袋廠的前身“太平服裝廠”是東莞二輕局下屬的一個企業。唐志平,后來太平手袋廠的第三任廠長,當時是太平服裝廠的一名銷售,時年26歲。1978年年初,唐志平接待了一位名叫張子彌的香港商人,是當時香港信孚手袋制品有限公司的老板。他在香港開設的工廠,被當地不斷上漲的成本逼到瀕臨倒閉的邊緣。

  “張子彌通過相關人員的介紹,來到了東莞。”唐志平回憶,張子彌考察太平服裝廠的時候,內心顯然是有顧慮的。“因為當時全國工廠都是公有制,不是國有就是集體所有,還是吃‘大鍋飯’的時代,工人們普遍沒有什么效益和時間觀念,散漫而且有點懶。”

  當晚,張子彌從包里拿出一個黃色的人造革手袋,給在場的工人出了一道他們從未做過的題:在沒有任何圖紙和說明的情況下,復制這個手袋。太平服裝廠的工人們,根據香港客人提供的數量極為“吝嗇”的毛料,熬了一個通宵,終于在縫紉機前呈現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手袋。

  唐志平說,張子彌這么做的目的是想考驗工人們的生產效率,投資了不能及時交貨,肯定得賠錢。“太平服裝廠工人的表現通過了測試,張子彌感到非常滿意。”

  “我們那么快就做了出來,而且做得很好,他放心了,第二天就跟我們談判。”唐志平回憶,1978年4月下旬,張子彌與東莞二輕局簽訂為期五年的合同,合同規定:港方負責進口設備、原材料及產品外銷,東莞二輕局則提供廠房和勞動力。東莞乃至廣東省內第一家“三來一補”企業正式誕生。

  唐志平回憶,“其實廠領導還是有顧慮的。當時,十一屆三中全會還沒有召開,廠領導擔心這樣跟港商合作,會不會有資本主義成分?”當時正值知青回城,僧多粥少的工廠面臨就業份額的擠壓,張子彌帶來的來料加工貿易業務,正好拓展了就業渠道。為了解決就業吃飯問題,“太平人”只能拋開顧慮,奮力一搏。

  雖然太平手袋廠是港商投資,但仍算集體企業。剛建廠時,所有的原材料和設備都從香港運過來,手袋廠只賺取加工費,然而20%的加工費還要返還給張子彌,作為使用設備的費用。“一打手袋加工費平均20元,太平手袋廠只收12元。”

  東莞探索的一小步,這在當時全國就是跨越門檻的一大步。有研究者認為,這是中國第一家“三來一補”企業。

  港商帶來新風貌 東莞迎來“三來一補”潮

  作為全國第一家“三來一補”企業,太平手袋廠創造了太多個“第一”。比如率先引入香港的管理模式,根據客戶要求建立了中國第一個保稅倉等,這些成就足以寫進歷史。對于唐志平等當事人來說,印象最深的反而是張子彌在廠里引入第一輛進口乘用車,并且在廠里較早使用電梯、空調等先進設備。

  1979年1月,張子彌無償送了一輛日本豐田小面包車給工廠。“那個面包車裝了空調,大家從未見過,免稅進來的。要知道,當時的東莞縣委書記坐的還是沒有空調的北京吉普。這輛空調車太新鮮了。”唐志平回憶,后來張子彌還給工廠送來了電梯、空調、風扇。“那時別的廠都沒有電梯,他從香港運了個很大的電梯給我們用。電梯主要用來運材料上樓,想在幾樓停就按幾樓,省心又省力。”

  國門剛剛打開,對于那時的人們來說,物質的變化和提升總是令人印象深刻。制度和管理上的進步、觀念的更新,影響則更為深遠。全國第一個保稅倉,就是在張子彌的提議下建立起來的。

  “我們后來轉到正常貿易后,還是以做張子彌的訂單為主。他的生意做大了,在中山、南海也設廠,生產皮箱之類的。當時交通很不方便,路很爛,虎門到深圳要6個小時。在海關報關,要等一天半天。張子彌就建議搞保稅倉,在南海建起我國第一個保稅倉,貨物打個封條就可以走。當時,如果需要使用國內沒有的原料,我們可以直接從保稅倉拿,結算的時候再扣錢。”唐志平說,“實踐證明,保稅倉的制度到現在都是可行的。”

  太平手袋廠還根據張子彌的建議,在管理上學習香港的經驗。當時管理制度是手寫的,貼在工廠大門上,上面規定遲到要罰錢,不準在廠區里抽煙等等。“廠里按照制度扣罰,有明確廠規廠紀,靠制度管人,非常先進。這些在當時其他廠都是沒有的。”

  “建太平手袋廠時,張子彌共投資了300萬港幣。那在當時是一個天文數字。”唐志平說,“廠里工人月薪普遍只有20元左右。”實際上,三年后也就是1981年,太平手袋廠就把這筆錢全部還清了。

  太平手袋廠的成功引起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很多港商到廠參觀后,放下了對內地政策的各種顧慮,紛紛決定到內地投資建廠。轉眼間,太平手袋廠附近就建起了五金廠、拉鏈廠、印花廠等一系列與手袋廠業務配套的“三來一補”企業。短短10余年時間,東莞“三來一補”企業遍地開花。

  1980年代

  設備管理薪酬制度都“先進” 求職者為進廠“拎著雞鴨走后門”

  太平手袋廠之后的發展,展示出更大的靈活性和市場適應性。很快,工廠不再滿足于“來料加工、補償貿易”形式,開始轉變為“進料加工、正常貿易”,從外銷轉為內銷,從“三來一補”轉為自主品牌。

  “當時只有外貿公司才能做進出口,我們廠是沒有權搞進出口的。”唐志平說,1981年,太平手袋廠償還了設備款后,就通過外貿的形式跟張子彌簽合同。在這個過程中,太平手袋廠的加工業務開始轉型。“后來我們就自己采購原料,自己生產加工,賺得比以前還要多,業務也做大了。”

  此后,太平手袋廠開始經營自主品牌,注冊的商標叫“金虎”,產品還拿過獎。太平手袋廠生產的時尚手袋,在上世紀80年代是很新鮮的事物。“那時候大多數人背的都是軍綠色的帆布包,而太平手袋廠則是用尼龍布料生產手袋,款式多樣、時尚氣派,設計圖案有西部牛仔、美少女、小娃娃等,不光女孩子,男的見了也喜歡。”唐志平說。

  太平手袋廠做內銷時,曾多次到北上廣開展銷會。“在上海最受歡迎,很轟動。”唐志平回憶,他們在上海第一百貨公司設了中國最大的展銷會,開了好幾天,人群里三圈外三圈,擠都擠不進來。“有人拿了錢扔過來,我們就抓個包扔回給他,非常熱鬧。那次我們拉了一個集裝箱的貨,4天就賣完了。”

  “在上海的展銷會引起了各地媒體的關注,多家地方電視臺、報社爭相報道。很多工廠聞訊都派人前來參觀學習,廠里門檻都要被前來參觀的人給踏破了。”唐志平回憶,“國內市場打開后,全國十幾二十個大城市的大百貨公司,我們都進去設點銷售,手袋非常受歡迎,銷量很好。”

  唐志平認為,太平手袋廠效益好,一個重要原因是生產設備先進。張子彌將廠里之前使用的腳踏設備全部改成電動設備,生產力得到很大的提升,生產效率自然也有了本質提高。“另一個原因就是采用新制度計算薪酬,調動了工人的積極性。”太平手袋廠套用香港的“按件計酬”分配方式,實行多勞多得,按勞分配。由于打破了“大鍋飯”制度,大家都通宵達旦地趕生產,工人因為有錢賺,加班都很開心。之前在太平服裝廠干活,工人工資一個月只有18元、28元、38元不等,但是太平手袋廠從建廠開始就“按件計酬”,學徒都能拿到80元到110元的月工資。

  譚月娥是當年廠里踩平車速度最快的工人。“‘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這句口號其實是我們先行先試的。當時,大家都拼了命地干活,我最高一個月領到了300多元的工資。”譚月娥回憶,為了鼓勵員工多干活、快干活,香港老板還實行特別獎勵。“我試過一個月拿到3000港幣工資。那次是因為老板獎勵員工去香港旅游,我沒去成,廠里便直接獎勵我2000港幣。”

  說起工廠的高收入,曾在手袋廠做工的蘇秀儀說當年為家中添置的“大件”時還滿臉自豪:“1980年,我就從蛇口買了洗衣機、電視機,還有電風扇。我們廠的員工算是這個城鎮里第一批用上洗衣機、冰箱的人。”

  “工廠效益好的同時也保障職工享受高福利。”時任工廠工會主席的黃秀娣告訴記者,“當時工廠辦起了職工托兒所、餐廳,員工宿舍有熱水供應。廠里還給加班員工發香港生產的餅干、洗頭水、香皂等,工會給職工建起電影院,定期組織開展職工文體活動。

  由于職工待遇好、收入高,太平手袋廠一度是很多當地年輕人求職的首選。當時媒體報道:“人們托關系批條子,想方設法進廠。”唐志平也證實,當年確實很多人“拎著雞鴨走后門”。

  1990年代

  競爭中漸衰落 留下東莞人勇于創新的時代印記

  轉折悄然降臨。

  1990年后,外面的手袋廠越建越多,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太平手袋廠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實現積極轉型,漸漸衰落,到1996年正式倒閉。

  “張子彌走了,單子也不給手袋廠做了。”唐志平回憶,“廠里一大部分技術骨干陸續出走。他們學會做手袋又積累了資金,很多出去當老板開廠了。”

  但太平手袋廠的敢為人先、改革創新的時代精神是東莞人永遠的記憶。今年7月,東莞虎門鎮開始籌建太平手袋廠陳列館,目前正面向社會公開征集相關歷史見證物。

  記者現場看到,正在建設中的太平手袋廠陳列館位于虎門鎮人民南路執信公園二期,占地面積約6000平方米,包含紀念館、戶外雕塑、戶外廣場和園林等。展館將體現原廠房主體建筑風格,同時通過展品陳列、主題雕塑、戶外展示、景觀等突出公園的紀念意義和教育意義。

  籌建陳列館期間,許多虎門市民、尤其是太平手袋廠老員工積極響應。唐志平積極提供各種人、事、物線索等;蘇秀儀主動捐出陪伴她40年的一臺衣車;譚月娥捐出了工會會員證。

  回憶往昔,蘇秀儀和唐志平都很懷念在太平手袋廠上班的日子。“那時候,每個人都本本分分、踏踏實實做好自己手頭的事情,不用擔心沒訂單,也不用擔心貨銷不出去。”

  記憶館

  ●1978年7月,國務院頒布了《開展對外加工裝配業務試行辦法》,規定廣東、福建可以實行來料加工試點。

  ●1981年,太平手袋廠不僅解決了虎門太平當地人的就業問題,且每年為國家出口創匯100萬美元。

  ●1983年5月,太平手袋廠為正常貿易、進料加工,成為廣東省出口手袋的生產基地之一,生產進入了高峰時期。

  ●1985年,太平手袋廠部分產品內銷,生產的手袋暢銷內地,供不應求,在國內引起了轟動。

  ●1996年12月,太平手袋廠驟然倒閉,舊址上建起商品房。(南方工報全媒體記者王艷 通訊員王建巍)

  南方工報責編:劉曉丹

要聞
更多>>
時評
更多>>
今日有話問
更多>>

同單位在編員工按身份購買社保問題

同一單位在編的員工以干部和職工身份劃分購買一類事業單位機關險和企業保險,是什么明文規定?

職工大講堂
更多>>

黃瓊支招如何保護好個人信息

廣東職工大講堂第39場,華農教授黃瓊結合信息安全事件案例,從信息安全現狀、信息泄露的四大渠道、國際國內關于信息安全方面的法律法規三方面,給聽眾帶來了一堂深入淺出的“攻略課”。

羅兵:“寫心”是山水畫最高境界

3月30日上午,南方傳媒大廈四樓報告廳內,著名山水畫家、廣東省博物館藏品管理與研究部研究員羅兵做客職工大講堂,“以文化視野的介入,談中國山水畫”。

开个分享群能赚钱吗 明天股市行情* 广东36选7专家推荐号码 江苏11选5组3 第一配资 内蒙体育彩票11选5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数据 北京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甘肃快3走势图今天 浙江11选五玩法规则 易阳川炒股交易平台